【快新】献给你的鲜花礼束·Flowers




0

  他带了一株扶桑。
  明明是素而淡的名字,颜色却显得太艳。

  或许这样更配他,更称得起他的一生。轰轰烈烈也平淡普通的一生。


  学生们喊他一声“先生”,他也笑着回,其实那“先生”已经不在了,葬在了落英纷飞的故土上。
  他做了一生太西式的日本人,归根回乡,倒也落得个好名声。
  带出了一批批事业有成的学生,也有一个忠诚知音。
  两个人啊,太像了,像得学生们也常分不清,又常伴彼此左右。道是缘分,轻了一片竹叶,远了一道山水。
  学生中往往语:“师父走了,先生倒不见憔悴,只是黯然的时候多了,话也变得少。”
  他怎么会不念呢,念他老来相伴的挚友:念他盛年意气风发,念他暮年稳重大气,念那一支烈焰般的玫瑰,念那一丛好若江户之花的情火。
  远了,远了,一切都在白发三千丈,红尘滚滚来之后消逝了。
  这宅子里,只孤留他一人,和满屋空寂思愁。

1

  竹喧。

  访客特地前来邀他出席典礼,一个追忆那人的仪式,如他在薄窗纸后明烛衣被的无数个夜晚,今天他要将这份痛苦展露在世人眼前,将他的哀伤一并送给仙去的他。他挑了最正式的晚礼服,年纪大了,不能再穿白色,梦中却常出现皎洁月色,明朗白霜铺洒在楼顶上,那时候他们都那么年轻,那么无所畏惧。"命运的宿敌"是报商为他们所题的头版头条。

  这是个为数不多的冬日晴天。
  他忆起那天遇见他,也是一个清丽的日子,微风徐徐的午后,在安静的公园里,在所有事都结束后的四月骄阳下,在尘埃落定百鸟争鸣的春季。在命运的转角遇见他。

  “这是,神的提问。”

  樱花飘落,落在他们脚边,好像失落的心意,无处寄托的情思,丝丝缕缕漫溢在空气中,如此温柔,如此简单和直白。
  我并不需要你的道歉。

  爱上你,是因为那一个瞬间,调到了令人心动的歌曲,全天十分钟的阳光在那一刻降临,燕雀飞离枝头,因为太过感动,才会误认成永恒。
  这并不是你的错。

  主持人在宣讲些陈年旧事,我只能沉默以对,偶尔有人来打招呼,可我也已经认不清啦,老友,你要是还在,一定会嘲笑我这般老眼昏花,哪里还有当年的傲慢。
  昨天晚上,又梦见了你。
  梦见你坐在沙发上,闭着眼合掌,独自面对着你要处理的那些难题,黑咖啡还是苦,我尝了一口,悄悄扔进一块方糖,大概你不解决掉这个问题也不会再喝了,你总是这么固执。
  我在深夜睁开眼睛,差点一不小心推倒了噩梦的骨牌。你知道我不能梦见你的,那会让我的身体吃不消,于是我起身喝了一杯白开水,看了看时间,又吃了一片药。
  我已到耄耋之年,年老体衰,我真羡慕你啊,总是那么精力充沛,是否因为你多活过一遍少年,所以终归与我不同。
  我去为你送别,你的墓上早已堆满了鲜花,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名义给你这么一束礼物。她在一片白色中显得那么异类,我却和所有人都一样,穿着最普通的西装,梳着最普通的发型,带着最普通的邀请函。一个最普通的身份。
  就全当我,只是给你献上一寸阳光吧。
  亲手将她放在你的墓碑前。

2

  我无比清楚自己正处于梦境之中。
  我在事务所楼下的咖啡店见到你,迟疑着相视一笑,现在我已经不觉得尴尬了,什么都不觉得了,只感到我的内心在雀跃,一种狂喜在脑内震动,我不敢去想,不敢告诉任何人这是个梦境。你的指尖干净,笑容灿烂,你有青年的样子,充满爱意地回望着我。我是多么日夜期盼着这样的眼神,企盼着这是我们真实的过去,甚至,甚至盼望着同样的未来。
  此刻的我不敢看自己,我怕看到自己垂垂老矣,看到我们终于在时光里错开,看到一切的一切是个美好幻想,而现实那么残酷。
但我清楚看到从袖子里取出的,是一枝红玫瑰。晕着晨露的玫瑰。
  还听见我说:“好久不见。”

  我喜欢此刻你脸上的表情。

3

  半生。

  你记得北海道的雪吗,记得冲绳蔚蓝的海边,东京绚烂的夜空和世界另一端的夕阳吗?
我在纷飞的细雨里亲吻你,牵着你的手一起走过伦敦街头,每一条小巷墙壁上的沟壑,我们的世界阴霾散去,永远那么快乐没有烦恼。
  我们在泰晤士河边放飞信鸽,在纽约街头表演魔术,在摩天轮的最高点许愿,在咖啡杯上刻了我们的名字。
  我没有遗憾,没有后悔过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只要和你在一起,就是世间最棒的童话仙境。
  你看云朵散去,拥有你是我最完美的幸运。

4

  我们的故事不会有终点。

  医生说我的身体每况愈下。大概是年轻时太不注意了,这是对我的惩罚。
  我又想起了你了。可是我已经几乎不能握笔,手抖得厉害,更别提了电子屏幕了,天气也转凉了,你一个人孤单地在那里躺着,会不会感觉到冷呢?不过我也快了啊,今天和你的学生们说了,等我走了,会和你葬在一起的。
  暂且就这么多。我得去吃药了。

5

  落幕了。


  先生随师父一起走了。今天我收拾书房的时候,找到很多很多信件。都是先生写给师父的,在师父走了之后。先生以前从不抽烟,那之后开始抽得凶了,常常一个人坐在师父的沙发上,一动不动好几个小时。
  老一辈人的爱情啊,我们是都不能体会的。
先生仔细地收藏了师父留下来的所有遗物,也给我们这些来看望的学生讲师父以前的故事。这个时候老人家才喜笑颜开,和师父讲的一样,是个老小孩。
  我们眼里,老人家年轻的时候可炫酷了,宿敌什么的。
  的确是令人称羡的眷属。
  后天先生下葬,和定好的一样,火化,然后葬在师父边上。
  先生说,他想要一束花,带去给师父。
  我们问他,要什么呢?
  他想了一会儿说,
  玫瑰吧。

6


  我好像看见你了,真切地看见你了,在我的前面,正向前方走去。

  “等你很久了。”

  你的声音。

7

  这黑森林还蛮好吃的嘛。
  抬头,对面一个正在看福尔摩斯小说集的少年。
  一种莫名的熟悉。
  那人也同时抬头。
  空气静止。

  “命运,是神的问题。”

  还没反应过来不妥,已经脱口而出。

  “好久不见。”

-Fin


祝南檩檩和洛洛生日快乐!

评论 ( 5 )
热度 ( 39 )

© Nerth黄昏坠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