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泰迪熊 · The story of spring.(上)


春。
雨没有夏天繁密,风没有冬天寒冷,叶没有秋天艳丽,存在于时间缝隙间,存在于转瞬即逝浮光掠影之中的短暂季节。
时。
时间之神在沙漏中蹒跚而过的脚印,也踏过了世间万物,悄声在每个人心里留下痕迹,给以所有物件都能恒久贮存的无妄错觉。

秦明7点就到了警署。法医没什么固定工作时间,来了案子一忙就是三四天,勘查完了还得回去解剖,盯着尸体一想想到天亮。其实比起书桌,秦明更喜欢睡在床上,但难免有几次情势所迫,比如两天没合眼然后做着做着指纹鉴定倒在电脑前就睡着了,虽然这样的事秦科长是一定不会承认的。忙的时候林涛多半在整理资料,毕竟一个案子有大量工作需要刑警队完成,嫌疑人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线索也不是只会砸到法医科头上。
奇怪的是第二天大家来上班,他们的林队总是睡在法医科办公室。戴着眼罩瘫在转椅上装死。而秦明总是在翻衣柜,把他的西装倒饬整齐。

大宝还没来的时候,这两个人永远肩并肩走在第一线,一起搜集物证,一起走访家属,一起吃饭,一起往星座盘上投飞镖。

他们大学就认识,一个寝室,上下铺。这什么概念,差不多就是共用一个热水瓶的关系啊,对于秦明来讲,和师傅也就不过如此罢了。

林涛说:“我跟你又不是一个系,怎么住到一起的?”

秦明道:“没房了。”

那语气,就跟“你干嘛要来抢我房间”似的。

开学是秋天,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却是在春天,秦明不慎摔伤腿,在家休息了个把月,那时候林涛还想着“是个碰不起的家伙啊”,回寝室赫然一排手术刀摆在桌上,白光阴冷冷照出一道修长背影,“你是林涛?”

林涛刷地一下脸就变了。默念阿弥陀佛我应该没得罪黑社会吧……

他记得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你哪来的钥匙?”

很好,很有职业素养。



起初林涛并不敢和秦明搭话,这人脸上好像贴着一张符,大大写着闲人勿近,辟邪似晃得他睁不开眼睛。又是个学霸,人生苦短要死也得死在图书馆。隔壁家室友能帮着打饭占位喊报到,他林涛只能让隔壁室友帮忙打饭占位喊报到。

直到某天林涛喝多了,不知哪来的胆子,居然让秦明……



陪他复习。



“执法的原则。”

“呃……自由,秩序…正义?”

“错。”

“是不是依法行政那段?”

秦明把书丢给他,“自己看。”



两个人背到半夜,林涛几乎是跪着感谢秦明,下次请你吃饭。

秦明说不用。

林涛后来发现他不是客气,是真的没空和别人一起吃饭。

而秦明期末复习只写了张条子贴在门口:

勿扰。

林涛推门进去就是一地刀子啊钳子啊这个瓶那个罐,有时候他都怀疑秦明是不是拿手术刀蘸墨水写字。



春天,他认识了大学里第一个女朋友,两个礼拜就分手了。林涛反应淡淡的,跑来找秦明陪他看电影。

秦明:“你怎么这么爱哭。”

林涛:“被电影感动了。”



骗谁呢还没播完广告就哭得一塌糊涂了。



林涛曾以为秦明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要追他估计也是痴人说梦。从同学、室友到工作搭档,他们的关系似乎进步了一大段,又像原地打转止步不前。



友谊以上,恋人未满?

别这么说,我和老秦也算是过命的交情。

你想追他?

……以前想过。



现在也想。

林涛没这么说。秦明看起来总是孤单单一个人,面上挺好,狂拽酷炫一股王霸之气,心里坑坑洼洼满是伤痕。

林涛认为即使作为朋友也可以保护他。

他错了。

当秦明醉酒赖在他怀里咕囔着喊他的名字的时候,林涛觉得不对劲了。那敞开的衬衫散乱的领带无一不是致命诱惑。

林涛痛苦地发现他对秦明所持的不仅是同情、珍惜,还有欲望。

赤裸裸、无法抑制的欲望。

-写不下去了打个分割-有没有下文我也不造-



评论 ( 6 )
热度 ( 71 )

© Nerth黄昏坠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