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枪与玫瑰(试作2)

*不必要阅读前文
*黑羽视角

我鬼使神差的推开门的时候,他正站在桌旁,满眼戒备地看着我,我的眼睛匆匆扫过医务室里几件单薄寒酸的置物,他的床上还铺着蓬乱的被子。在这期间,我偷偷地注意着他,偶然有一秒,发现在他的右手中猛地抓紧了些什么,他伫立在水泥毛胚地面上,像尊石塑般一动不动,我把身子向旁边一闪,抓住他的手腕,他挣扎着把手举过头顶,我趁势牢牢牵制住他,把他一点儿一点儿地往后推,抵着他的胸膛。我把整个身体的重量压过去,他的一条腿在地板上向后撤了一步,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的手腕很细,此时被我的手像手铐般束住。
我们面对面站着,他微微喘着气,嘴也惊讶似的微微张开,嘴唇因为干燥有些开裂,他紧张地用舌尖舔过那些细小沟壑,眼神却平静如旱季的密苏里河那样毫无波澜。他的脸像喝醉了酒似的浮现出一小片红晕,伤好了大半的眼角还留有青紫的痕迹,他想把手腕挣开,但是我紧紧压着他,他不得不一直后退,直到把背贴上墙壁才得以平衡,我们两人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
“是什么?你拿的是什么!”
我拿出在警校受训时被教授的那种审问语气,严厉逼问着。
他低着头,脸上的红色已经褪去,这个狭小昏暗的空间里只剩下死一般的寂静,没有回答。我也知道他不能回答。
“把它给我。”
我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
他把手背伸直与墙壁几乎呈平行,然后突然松手,那被揉皱的纸团落进对他来说略为宽大的袖口,顺着袖管滑进他的囚服里。我愤怒地看着他。现在我终于知道他为何把宽松的囚服下摆塞进裤腰了。我不得不放开了他的一只手。
身体发出“咚”的一声,接着我意识到那是由我的骨骼通过肌肉传到听觉神经的声音。他给了我的肩膀结实的一拳。我压着他,用上了比之前更重的力道,我把他的上衣从裤子的松紧带里拽出来,纸团掉在地上发出轻轻的“啪嗒”一声,他抬起头对着我微笑了一下。我不知道是不是当时他眼里近乎梦幻的色彩刺激了我,那种在狱犯中,不,甚至是常人中都难见的超越现实的颜色让我为之所动,但我清楚知道影响我的绝不是那个满带着嘲讽意味的昭示着胜利的表情。至于可能是另外的原因,比如灰暗的医务室的压抑气氛和他雪白的皮肤形成的强烈对比等,我就不得而知了。我的手像被刚刚强迫着我推开房门的邪念再度附身一样,伸进他的上衣里,看到他的笑容就在那一刻被击得粉碎,但仍旧拒绝发出任何声音。
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人烦躁,距离我救下他才过了一个礼拜,我所能想到的关于这座监狱的所有事都让我记起他,记起他蜷缩在角落里,被水花打湿的样子。他穿着刚入狱时轻刑犯可以穿的自己的白衬衫,白色布料沾湿后呈透明状黏在他发冷而颤抖的背上。
该死的,为什么我要想这些?他开始捶打我的腰部了,我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子里以免被他掐住,然而这个姿势显得更加暧昧,我的手也可以更加轻易地触碰到他的肋骨,我的行动根本没有经过大脑,有一种本能让我流连于他的皮肤,甚至……
我把左腿抵在他的两腿间,这时他的反抗最为剧烈,我感觉到他的脉搏正在加快,皮下血管的跳动尤为明显。
我放开了他,同时把他重重地摔到墙上,他被坚硬的水泥壁弹回来了足有三寸距离,最后滑到地上,安静地坐在那里。
我捡起纸团,将放在抽屉里的镇定剂推进他的静脉。

—我是分割线—

*一看有关监狱的电影我就想填这坑!!!但是到头来它还是一直坑着……希望有人来给我安利监狱系文/影视作品!最后真诚感谢你们的每一个红心蓝手以及你们的每一条评论!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Nerth黄昏坠于海 | Powered by LOFTER